<button id="31msw"></button>
    <th id="31msw"></th>
    <tbody id="31msw"></tbody>
    <rp id="31msw"></rp>
    1. <th id="31msw"></th>
    2. <button id="31msw"><object id="31msw"><menuitem id="31msw"></menuitem></object></button>
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> 歷史軍事 > 縱橫宋末 > 正文
      第一章、爭水斗詩
      作者:宋魂  |  字數:5128  |  更新時間:2022-06-27 15:42:32 全文閱讀

      缺乏文化勿言歷史,具備腦洞再議風格--作者寄語

    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      輕風陣陣,竹稍輕舞。

      大河微波,水天一色。

      佳人如玉,膚白勝雪。

      她面如美玉眉目如畫唇紅齒白,是一個花信少婦,大約二十。她穿著淺綠襦裙白色抹胸,惴惴不安看著眼前這個場景,小心翼翼打量眼前,生怕他不小心掉入河里。

      那個十歲左右的童子在河邊發呆良久,這個河已經干涸了一半,但是照出人影沒有問題。

      這個不是關鍵,關鍵是他發現自己與少婦的相貌迥異,臉色蒼白,頭發焦黃。

      她是我的娘親嗎?不是吧,應該是我的養母吧,要不然怎么母子二人相貌恰恰相反?

      少婦看見童子疑惑的眼神,眼淚直噴他的臉上:

      “娘親對不起你,讓你沒有足月就生出來了。平兒呀,但是娘親為了你,家產幾乎都花在你身上了?!?/p>

      這個童子現在終于知道自己名字,就是趙平。

      原本趙平前世本來在大街上騎著電瓶車,為了救一個跳樓的美女而犧牲了自己。

      不甘心的魂魄悠悠蕩蕩到處飄蕩,沒有想到竟然穿越到一個因為受傷而昏迷的病秧子身上。

      不過幸運的是,有一個自稱是自己娘親的無比美麗的女人照顧自己。

      只是自己出生就沒有父親,母子相依為命!

      父親是誰,娘親從來也沒有說過!

      只是知道自己出生就是私生子,是一個沒有父親的私生棄子!

      不難相像,取名為趙平是娘親希望自己平平淡淡而且平平安安,只是這個愿望也不容易達到!

      從家里到河邊僅僅一里路的路程,但是一路氣喘吁吁,還不得不中途坐著娘親隨身攜帶的馬扎歇氣三下。

      即使這樣,這也是他自己爭取的,因為他這個娘親為了讓他養生,一直讓他躺在床上休息。

      作為一個后世來的人,趙平知道一直躺臥在床上的危害性是多大。

      如果長期這樣,不但身體機能嚴重下降,說不定那天也可能隨時離開人世中途夭折,因為它太脆弱了。

      這個命雖然脆弱,但是也是自己的寶貴的性命呀,得想一個法子健康成長,比如練習跑步之類。

      這天當趙平練習跑步的時候,突然看見管家吳杰父子急匆匆跑了過來。

      他們拿起鋤頭、棍子之類,嘟嘟嚷嚷說要到李家河爭水。

      吳杰父子離開不久,小丫環蘭兒氣喘吁吁跑了進來。

      她告訴他一個不好消息,原來縣丞接到舉報,說要來評判爭水的事情。

      一個村莊爭水,為何要心動縣丞,讓趙平不禁覺得奇怪。

      爭水對于大宋而言,只要不出人命案,就不算什么大不了之事。

      趙平不禁思考起來,如果要心動縣丞,此地必然與縣丞與密切關系或者能夠影響他的人。

      這個地方有三個較大的村莊,分別是王家村、李家村及趙家莊。

      王家村無論田土人口、面積、人脈都遠遠超過李家村及趙家莊之和。

      王家莊乃是耕讀世家,聽說大宋成立之前甚至前朝就存在,已經有了好幾百年歷史。

      更厲害的還在后面,聽說王家村還有人在縣里及府路上面做官。

      難道,縣丞來到這里,就是為了王家莊,現在李家村及趙家莊危險。

      通過與蘭兒話里了解到,三個村莊經常為了田土緣故爭水。

      雖然王家村人多,但是李家莊也不是吃素的。

      雖然王家村贏多輸少,但也不是沒有輸過。

      王家莊人口及田土都占大頭,以前成為用水大頭也無可非議。

      但是這次完全不一樣,自從去年下半年到今年開春基本上沒有下雨。

      在這靠天吃飯的年代,如果沒有雨水,所有莊稼都要干死。

      王家村田多地少還好,還有余糧熬過這個早春。

      可是李家村及趙家莊是典型的土多田少,基本上家家戶戶沒有余糧。

      如果沒有河水,就只有死路一條。

      這次,無論如何也不能讓水。

      但是,誰也沒有料到,縣丞竟然也要參與進來。

      這個對于李家村根本不利,聽說縣丞根本不喜歡武斗,而是喜歡作詩。

      但是李家村長項是武斗,王家村恰恰文斗,形勢對李家村根本不利。

      當然對于趙家莊同樣不利,因為趙家莊也依附李家村。

      怎么辦?趙平立即開動腦筋,突然看到書桌上面幾本書籍,不禁大喜。

      趙平拿起一本《樂府詩集》,對著蘭兒說道:“蘭兒,自家們去看爭水?!?/p>

      “小郎君,要多多休息,主母叮囑奴婢,就是不能放你出去?!甭牭酱嗽?,誰知可惡的蘭兒急忙雙手張開攔住說道。

      趙平耐心對著蘭兒說道:“蘭兒,聽說縣丞喜歡斗詩。我平時上課時間時間少,正好增長見識?!?/p>

      趙平之所以上課時間少,當然是經常生病的緣故,何況又是一個私生子!

      趙平經常生病請假不能來學堂,一氣之下老師也當他是空氣。

      同窗見到他都離得運遠的,很是害怕這個病秧子把病傳染給他們,更沒有人與他說話,背后還嘲笑他是一個沒有爹爹的私生子。

      沒有時間上課,成績自然也不好,這讓趙平更加孤僻內向。

      不但如此,病秧子、孤僻子、無能子等綽號已經在附近臭名遠揚。

      雖然趙平心增長見識變為理由,但是蘭兒還是不讓趙平出去。

      畢竟,主母一再叮囑,她不得不聽從。

      怎么辦,難道被這個小妮子難住了?

      趙平眼睛一轉,拿出一個酥餅說道:“蘭兒,酥餅?!?/p>

      五六歲蘭兒喉嚨動了幾下,大眼望著趙平手猶豫幾下接過酥餅。

      趙平趁機從她身邊跨過,蘭兒只得一邊喊一邊追。

      兩人來到李家河邊,只見兩個村子村民目前有千人左右。

      吵鬧聲幾乎把人耳朵震攏,出乎意料沒有出現想像中的打架場面。

      趙平與蘭兒看見管家吳杰父子四人也沖前面,高昂著頭顱,與王家村村民正在激烈對罵。

      王家村的村民也不甘示弱,揮舞著手臂指著吳杰父子大罵。

      由于相距太遠,趙平不知道他們在罵什么。

      到后來,雙方互相指著對方的鼻子大罵,吳天突然揮舞手中木棍,對方聲音嘎然而止。

      讓趙平不解的是,王家村民僅僅只有鋤頭,卻沒有帶任何棍子,難道,王家村未戰先認輸嗎?

      難道自己好不容易才得到的看熱鬧機會,結果竟然是英雄白跑路嗎?

      突然幾聲鑼響,趙平只聽見一個粗豪嗓子喊道:“給我安靜!給我安靜!下面有請縣丞劉官人訓話?!?/p>

      聽到這個聲音,兩個村子村民頓時安靜下來!

      趙平向鑼聲望去,只見前面是兩個穿著黑色皂衣的鳴鑼開道官差,后面幾個官差拿著“肅靜”、“迴避”牌子的官差兩邊分開。

      當搖搖晃晃的轎子停下之后,一個官差上前把這個綠色雙人轎子簾子掀開,同時右手作了一個請的姿勢。

      沒有多里,一個四十歲左右一臉嚴肅的綠袍官員出來!

      趙平只聽見他咳嗽一聲,眼睛向四周一掃,王家村及李家村的村民在各自都保長帶領之下,紛紛躬身行禮:“見過官人?!?/p>

      好大的官威!趙平記得縣丞一般是八品,但是他在這里顯然把自己當知縣了。

      為何這個縣丞要如此大的排場,讓趙平更加困惑,難道這個縣沒有知縣了嗎?

      “本官接到稟報,說有人聚眾鬧事,怎么回事?”正當趙平在思考時候,這個綠袍官員已經掃視四周一眼,點點頭咳嗽幾聲之后沉聲說道:

      話音剛落,一個身材皮膚白皙肥胖富態年約五十、東坡帽寬袖紫衣圓領綢緞男子雙手一禮立馬回答:“稟告官人,李家村為了爭水,聚集多人,棍棒相加,還望官人為小民作主呀!”

      說完,還抹了不存在的淚水。

      趙平不禁雙眉一皺,心里頓時活躍開來。

      李家莊恰恰這次并沒有攜帶工具,湊巧的是縣丞接到有人稟報就來到現場。

      如果說兩者沒有聯系,實在讓人難以相信。

      李家村的族長李之豪也是五十左右,不過鬢毛及胡須已經有些花白,額頭不少皺紋微微背駝,棕色臉部清瘦,顯然他比王家村族長更累更辛苦。

      “稟告官人,王家村為了爭水,斷小民水源,毀小民農具,欲斷小民炊煙。還望官人為小民作主?!彼斎徊桓适救?,上前拱手一禮,說出自己理由。

      劉縣丞撫摸胡須,看了兩人,咳嗽一聲:“原來是爭水。不過棍棒無眼,傷人性命,有違天合。況且我大宋非化外蠻夷,習文偃武,乃是朝廷貫例。既然如此,今日,當然就以文比試比試?!?/p>

      “小民謹遵此命?!蹦莻€王家村都保長王文修立即拱手向劉縣丞一禮。

      細心的趙平發覺他臉上帶著微笑,難道那個傳說是真的?

      而李家村人人倒吸一口冷氣,臉上露出難看的面容。

      兩個村子的教化程度一個是天上,一個是地下!

      李家村強項是武力,整個村子上前只出了三個通過發解試的舉人;而王家村這個世家加起來有十八個舉人,并且還有人金榜題名中了進士。

      大宋的舉人不比明清的舉人,雖然是一次性的,但是也不得了,無愧于耕讀世家。

      李家村的都保長李之豪張口欲進行辯解,但是劉縣丞已經定下基調,只好黑著臉,拱手勉強一笑:“小民謹遵此命?!?/p>

      王文修右手一揮,趙平只見過來一個頭戴綸巾、年紀約十一、二歲俊俏童子。

      他從容走到劉縣丞面前深深一禮,說道:“小生王子儀見過官人?!?/p>

      不但如此,他接著又拜見李之豪,最后向四周唱了一個肥諾。

      此子相貌衣著風度不但王家村喝彩,李家村也挑剔不出什么毛病出來。

      果然不愧為耕讀世家,就是一個童子也有如此之風采。

      想到這里,他不禁向著身邊一個拿著鋤頭的男子問道:“李三郎,此人有什么來頭?”

      “聽說此人乃是王家村的神童?!蹦莻€李家村的村民打量王子儀一眼,又看了趙平這個病秧子一眼,眼神頓時暗淡下來。

      原來他看到趙平手里也有一本書,應該是一個書讀書人,眼里還有一絲希望。

      可是突然想到趙平的外號,不禁搖搖頭。

      趙平打量王子儀一眼,好奇地繼續問道:“咱們這邊怎么辦?”

      “王家村已經出來是一個童子,按照慣例,李家村也得出一個相同年齡的童子比拭?!崩钊蓢@了口氣,他根本不把希望寄托在趙平身上。

      趙平掃視四周一眼,已經看見李家村的村民露出絕望的眼神!

      就在趙平打量的同時,王文修向劉縣丞向拱手一禮:“小民恭請官人出題?!?/p>

      劉縣丞輕輕撫須,看了看小河,又遠望李家莊及王家莊,然后目光停留在王子儀身上。

      “東坡居士曰:‘寧可食無肉,不可居無竹’。竹,雅物也。水,萬物之源也,也是今日所爭之物?!彼麌@息一聲說道,“作詩一首,須有竹與水,時限半柱香?!?/p>

      趙平心想,這個縣丞確實是一個風雅的文人!

      一個黑衣官差立即點燃一根香,開始記時。

      王家莊的小廝早已把書桌及筆墨紙硯擺好,看來早已有準備。

      趙平看見王子儀一邊磨墨,一邊打量小河及翠竹沉思。

      不到半柱香的時間,他已經緩緩寫出一首詩。

      一個官差接過遞給劉縣丞,劉縣丞看過之后,撫須點點頭給了李之豪。

      “竹翠山腰沒小橋,幽幽泉水繞石礁。輕輕腳步驚林鳥,原是吾身夢里飄?!崩钪乐缓糜脺喓竦哪兄幸粢髡b出來。

      念完,李之豪沉聲:“王郎君意境舒雅,輕靈別致。下面在下宣布,自家們李家莊認......”

      說到這里,趙平看見王家村的村民已經有人揮臂,差點高呼起來;而王文修的臉色全部是喜悅,就差點說出“勝了?!?/p>

      李之豪說到這里,聲音幾乎帶著哭泣的味道。

      “輸”字還沒有出口,“且慢!”

      一個不大但是清脆的童聲傳來,趙平用盡全身力氣叫出,由于身體虛弱只能慢慢走來。

      王文修的臉色頓時僵硬起來,王家村的村民揮舞的手臂也停頓下來。

      所有王家村的怒目如利箭向趙平射來,李之豪與王文修三人大怒,劉縣丞與李之豪掃視自己之后則是眉頭一皺。

      相貌衣著當然自己知道,無非是一個臉色蒼白無血色,頭發焦黃,青色直掇,頭上兩個總角童子,個子比王子儀幾乎矮一個頭。

      沒有辦法,與王子儀站在一起,病秧子的自己只能成為陪襯照耀千里明月的時隱時現微弱星星!

      趙平看到李家村眾人一起搖頭嘆息,蘭兒更是把雙眼捂住。

      趙平雖然慢慢行走但還是無所畏懼地來到劉縣丞面前!

      “怎么,李家莊沒有人了嗎?竟然派出這個病秧子出來丟人?”

      “哈哈,哈哈,原來是肚子里面沒有墨水的病秧子嗎?”

      “哈哈,看他手里還有一本書。難道,他想從書里找一首詩來應急嗎?”

      “哈哈,無能子,這個不是找詩,而是現場作詩?!?/p>

      “如果找詩能夠得勝,干脆我出來算了?!?/p>

      “哈哈,笑死我了。李家莊,干脆你們認輸算了,這樣還體面一些?!?/p>

      “哦,原來是念書時間兩天打魚,三天曬網的病秧子嗎?還來湊什么熱鬧。難道,自己嫌丟臉不夠嗎?”

      諸如此類的嘲笑譏笑,聲音不言而喻,等等。

      王家村村民哈哈大笑嘲笑聲音,不斷傳到趙平耳朵。

      他還看見王家村的村民的臉色頓時放松下來,個個都是滿面笑容。

      “小郎君?!眳堑赜夷_猛然邁出,一邊叫喊,一邊就要沖上前把趙平拉到自己身邊。

      吳杰急忙捂住吳地的嘴巴,悄悄給他一陣耳語。

      收下眾人表情之后,依然絲毫不亂趙平一一微笑見禮,又拱手一禮之后指著筆墨紙硯向王子儀問道:“小官人可否借用?”

      “小郎君請用?!币苍S是已經占據上風的緣故吧,王子儀頗有風度點點頭,右手一伸。

      所有人目光向著趙平望去,看看能否出現奇跡。

      “族長,有希望嗎?”一個村民打量趙平一眼,咬了咬牙問道。

      李之豪眼光在趙平與王子儀之間掃視一眼,嘆了口氣,最后不是搖搖頭:“時間本來就不多,而且平兒的詩也不怎么樣!”

      時間不多了,趙平用毛筆立即書寫而就,還好剛剛吹干筆墨,香也恰恰燃燒完畢。

      劉縣丞從官差接過趙平撰寫的詩之后,看了幾眼,臉色微變遞給了王文修。

      王文修咳嗽一聲,也只好吟誦出來:

      “墨云欲墜水連天,翠竹無聲河也閑。鏡面忽裂漣漪起,蘭舟遠去槳音間?!?/p>

      此時不但兩個村的村民到來,就是兩個村子的學堂夫子也早已到來。

      趙平看見王家村的夫子一甩袖子,狠狠地瞪了自己一眼。

      李家村李之清的夫子則目瞪口呆,根本不相信這個就是連學業都難以正常完成的學生。

      趙平聽見李之清一邊吟詩,一邊不禁淚流滿面,喃喃而道:“我李家莊有救了?!?/p>

      “王員外能否給此詩評價一番?!辈坏绱?,他也看見李之豪此時終于挺直了腰桿,撫須問道王文修。

      宋魂
      作者的話

      缺乏文化勿言歷史,具備腦洞再議風格--作者寄語

      捧場

      按“鍵盤左鍵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鍵盤右鍵→”進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鍵”向下滾動

      章節評論

      段評

      0/5000
      發表
        更多內容加載中...

        設置

        閱讀背景
        字體大小
        A-
        16
        A+
        頁面寬度
        段評開關
        美女脱内衣禁止18以下尤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