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utton id="31msw"></button>
    <th id="31msw"></th>
    <tbody id="31msw"></tbody>
    <rp id="31msw"></rp>
    1. <th id="31msw"></th>
    2. <button id="31msw"><object id="31msw"><menuitem id="31msw"></menuitem></object></button>
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> 歷史軍事 > 日月風華 > 第一卷 日出東方落西山
      第一章 甲字監
      作者:沙漠  |  字數:3046  |  更新時間:2020-05-02 05:16:43 全文閱讀

      高大的長嶺山脈綿延于西陵大地上百里,西陵的冬日雖然漫長,但二月過后,山上的積雪已經融化,雪水順著山脊流入山下的河流,其中一條支流蜿蜒穿過距離山脈東段不到三十里地的龜城,成為城中最寶貴的水源。

      夕陽西下,落日余暉灑在龜城大獄的屋頂,卻無法透過屋頂給牢獄之中帶去一絲陽光。

      大獄座落在龜城偏西北角,人煙稀少,守衛卻很嚴密,分為甲乙丙三監,其中甲字監的犯人最少,條件卻是最為舒適,不但每一名囚犯都擁有獨立的囚室,而且一日三餐絕對管飽。

      一名俊朗的少年此刻正從甲字監牢內走出來,哼著小調,不過十五六歲年紀,眉清目秀,一身土藍色的獄卒服,腰間掛著一只酒葫蘆,面帶春風。

      “喂,秦逍,今天收成怎么樣?”門口中年獄卒見得少年,立時便帶著笑臉熱情打招呼。

      “不怎么樣,進來一只鐵公雞,不過進了甲字監的牢爺兒,就沒有不出血的?!鼻劐醒劬πΤ闪嗽卵罓?,伸手過去,將一塊碎銀子塞進了中年獄卒手中:“好兄弟,講義氣,有福同享,有難同當?!?/p>

      “哈哈哈,那我可不客氣了。不過你小子天生喜樂,就算沒收成,只要看著你,誰都會心情變好?!敝心戟z卒笑著把銀子揣進了懷里。

      秦逍哈哈一笑,道:“哭也是活,笑也是活,自然是笑著活更好?!?/p>

      秦逍在甲字監搞的是特色服務,這里面進來的不是重刑犯就是死刑犯,在臨死或者未來長久的日子里總想過的好點,秦逍管這些人叫牢爺兒,精準服務,有什么需求,秦逍都會盡力滿足,伺候的舒舒服服,當然收費也不是很便宜。

      沒錢的,秦逍也不欺辱,只是保證溫飽。

      收到的勞務費,甲字監的獄卒都有份,所以秦逍資歷雖淺,但人緣卻不錯,大家有什么新鮮的事兒也愿意和秦逍分享。

      中年獄卒四下里了看,這才神秘的湊近秦逍耳朵說:“你一會兒早點回去吧,衙門出大事了?!?/p>

      秦逍一怔,輕聲問道:“咋了?”

      “聽說孟捕頭被甄府抓了,現在大伙兒正想辦法呢?!敝心戟z卒低聲嘆道:“可這次的對頭是甄侯府,那可不是咱們惹得起的,你裝不知道,趕緊回家,千萬別趟這灘渾水......!”

      孟捕頭出事了?

      秦逍頭嗡的一聲,沒等中年獄卒說完,沖著衙門前院飛奔而去。

      幾年前,西陵甄郡有過一場瘟疫,死了不少人,秦逍當時染病,差點死在路邊,幸虧孟捕頭遇見,救了他一條命回來,后來孟捕頭更是替他在衙門里找了打雜的活計,也算是在龜城活了下來。

      秦逍腦子靈活,做事勤快,韓都尉看在眼里,將他調到牢房做了個獄卒,十分照應,卻不想秦逍進了甲字監,如魚得水,在甲字監搞起了精準服務,收益頗豐,如今這甲字監已經交給秦逍負責,算是甲字監的小牢頭。

      無論是孟捕頭的救命之恩,還是韓都尉的照顧之情,秦逍從來都沒有說過一個“謝”字,他覺得有時候言語太輕,并不需要出口。

      此時聽得孟捕頭竟然出事,他當然不會置身事外,莫說對頭是甄侯府,就算是天王老子,秦逍也無所畏懼。

      秦逍跑到縣衙前院的時候,院子里已經聚集了二十來號人,秦逍皺起眉頭,龜城兩班捕快加起來也不過四十來人,此刻竟有半數已經聚集到了這邊。

      眾捕快低聲議論,忽聽得咳嗽聲起,隨即看到一名虎背熊腰的捕快抬手道:“都靜一下,別吵吵了?!睊咭暠娙艘谎?,才道:“大家都知道,昨天晚上,孟捕頭帶人巡街,踢死了一條狗,事后才知道那條惡狗出自甄侯府?!?/p>

      此事秦逍倒已經聽聞。

      孟捕頭是馬快捕頭,昨晚帶人例行巡邏,經過鄭屠戶肉鋪時,瞧見一條惡狗正撕咬鄭屠戶,兇悍異常,孟捕頭為了救人,上前一腳踢在了那條惡狗的腰部,犬類鐵頭豆腐腰,那一腳力道十足,也恰好踢中惡狗的要害,竟是踢死了那條惡犬。

      “惡狗傷人,孟捕頭出手......唔,出腳救人,那自然是理所當然,但畢竟踢死的是甄侯府的狗,我們就勸說孟捕頭登門謝罪,也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?!被⒈承苎牟犊焐袂閲烂C:“今天午飯過后,孟捕頭思來想去,還是去了甄侯府,按道理來說,入府道個歉,用不了多長時間,可是現在都已經天黑,孟捕頭還沒有從甄侯府走出來,這.....這恐怕是事情不妙?!?/p>

      這說話的是步快捕頭魯宏,他這番話一說完,不少人都是變了顏色。

      “魯捕頭,甄侯府就是閻王殿,孟捕頭一下午都沒出來,恐怕是兇多吉少?!庇腥藫鷳n道。

      又有人道:“前兩個月甄家少公子在街上騎馬,陳鐵匠閃躲不及被撞,事后也去了甄侯府道歉,在侯府整整一天才被丟出來,遍體鱗傷,兩條腿都已經被打斷了,這后半生再也起不來?!?/p>

      秦逍也是微皺眉頭。

      甄侯府是什么地方,他當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。

      西陵三郡,龜城所在的甄郡就是以甄姓命名,長信侯便是甄家的家主,實際上也是整個龜城的主宰,身在龜城,實際上就是在甄家的統治之下,如果說還有一絲例外,那就只能是都尉府這些當差的捕快,直接隸屬于朝廷。

      但早在幾年前,即使是龜城的捕快們,也與甄家的家奴沒什么兩樣,一直都是看甄侯府的臉色行事,直到韓都尉前來赴任,掌理了兩班捕快,情況才有所改變。

      不過如此一來,也讓都尉府成了甄侯府的眼中釘,畢竟在甄家的眼中,眼皮子底下有一個不受自己控制的衙門,總是讓他們心里很不舒服。

      院內的氣氛異常的壓抑,片刻之后,才有人道:“孟捕頭是朝廷的人,甄侯府當真.....當真敢對孟捕頭動手?”

      “甄家可是侯爵?!庇腥肆⒖痰溃骸霸谡缈み@塊地盤上,他們有什么不敢做的?”

      魯宏抬頭看了看夜幕,皺眉道:“都尉大人出城到現在還沒有回來,咱們要是一直等下去,孟捕頭那邊......!”猶豫一下,才道:“咱們要不去甄侯府問問到底是什情況?”

      立刻有人道:“捕頭,甄侯府是什么地方,哪里是我們能進得去?”

      “難道咱們就這樣干等著?”魯宏握拳道:“孟捕頭平日里對大伙兒可不薄?!?/p>

      “捕頭,若是別人與孟捕頭為難,你不說,咱們也要抄刀子上,可這次孟捕頭得罪的是甄侯府?!庇腥丝嘈Φ溃骸霸蹅冎皇切⌒〉牟犊?,這中間大半人的家眷都在這里,若是跑到甄侯府,回頭甄家的人算起賬來,咱們.....咱們誰能跑得了?魯捕頭,你老婆孩子也都在城里,你若是得罪了那邊,那.....!”

      此言一出,不少人都是不自禁點頭,便是魯宏也顯出猶豫之色。

      莫說是小小捕快,就是那位郡守大人,看到甄家的人也是畢恭畢敬,如果為了孟捕頭前往甄侯府,惹惱了甄家的人,那可是大麻煩。

      忽聽有人道:“都尉大人回來了,都尉大人回來了?!?/p>

      一聽都尉大人回來,眾捕快眉頭舒展開不少,人群閃開一條道,一名身材瘦長的青衣人從人群中走過來,到得魯宏面前,開門見山問道:“孟子墨出了什么事?”

      “都尉大人,孟捕頭午飯過后去了甄侯府,直到現在還沒有出來,恐怕遇到大麻煩?!濒敽炅⒖袒氐溃骸按蠡飪赫套h怎么救出孟捕頭?!?/p>

      青衣人韓都尉沉聲道:“都不要輕舉妄動,我去甄侯府一趟,鬧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?!?/p>

      “大人,您一個人去?”魯宏急道:“那可不成,甄侯府不是什么好地方,而且.....而且甄侯府的人一直對你有意見,你現在過去,只怕......!”

      “他們還能吃了我不成?”韓都尉冷笑一聲,掃了一圈,問道:“待會兒若有什么情況,我派個人回來說一聲,誰跟我一起去?”

      在場眾捕快頓時面面相覷,看到同伴目光閃綽,立時都低下頭去,魯宏嘴唇動了動,卻沒發出聲音。

      偌大的院子,幾十號捕快,沒有一個人敢發出聲音,誰都不知道進了甄侯府會發生什么,就算能出得了甄侯府,只怕以后也要被甄侯府視為眼中釘,在龜城生存,沒有誰愿意得罪甄侯府。

      “大人,我去!”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,一直沒吭聲的秦逍從人群中站了出來。

    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    PS:新書出爐,踏上一段新的征程,愿諸君不離不棄,相伴而行。新書期間,求收藏、推薦,花點時間留言,讓我知道你們都在,可以的話,捧場個一塊兩塊,哈哈哈,拜謝大家了!

      捧場

      按“鍵盤左鍵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鍵盤右鍵→”進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鍵”向下滾動

      章節評論

      段評

      0/5000
      發表
        更多內容加載中...

        設置

        閱讀背景
        字體大小
        A-
        16
        A+
        頁面寬度
        段評開關
        美女脱内衣禁止18以下尤物